<address id="xvrrj"></address>
    <address id="xvrrj"><listing id="xvrrj"><meter id="xvrrj"></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xvrrj"></em>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form id="xvrrj"></form>

          <sub id="xvrrj"></sub>


          【業務建設大家談】類案檢索運用場景與規則方法

           



              類案檢索,是指對與待決案件要解決的爭點問題相關的案例進行檢索和運用的活動。對于一線辦案人員來說,“類案”是輔助判斷決策的信息,尋找和運用這些案例是辦案必備技能。筆者結合辦案工作和理論研究,總結了類案檢索的運用場景、思維方式、規則與方法。

            類案檢索運用場景及思維方式

            類案檢索的運用場景。根據檢索內容不同,類案檢索大致可以區分為三種:一是法律適用型類案檢索。檢索某一法條、司法解釋條文的應用情況。例如,實務中如何認定刑法第382條第2款規定的“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二是事實查明型類案檢索。檢索某一特定事實的認定問題,比如借款詐騙類案件中,一般如何認定犯罪嫌疑人的“非法占有目的”。三是證據采信型類案檢索。比如,連續訊問超過一定時間且無證據表明保證飲食下的訊問筆錄,是否作為非法證據排除,“先供后證”與“先證后供”的區別,等等。

            類案檢索背后的思維方式。在我國,類案檢索背后反映的是成文法與判例法的綜合思維。作為成文法國家,傳統思維模式是演繹推理,即經典三段論模式,從大前提、小前再到結論。在規范與事實之間循環往復,建立案件事實和法律規則之間的涵攝關系,進而推導出結論。判例法主要是演繹推理,其推理過程是從一般到特殊的思維。在我國語境下,成文法才是法源,類案檢索主要是運用案例輔助對抽象法律條文進行解釋,就是解釋大前提,明確大前提的內涵,增強大前提涵攝小前提進而得出法律結論的說服力,進而增強意見的正當性、合法性。這個思維過程是類比推理和演繹推理的結合,思維過程其實是先類比、后演繹。

            類案檢索“尋找”的基本規則和方法

            對于辦案而言,根據需求的不同,類案檢索主要有兩種路徑:

            一是由規范到案例。有時待決案件是一個非常少見的案件,比如傳染病防治失職犯罪案件;或者想做一個涉及某個法條的法律適用情況的研究,如關于刑法第382條第2款規定的“受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貪污的適用情況。既可以直接在案例庫中輸入“傳染病防治罪”,也可以先在法規庫中找到刑法條文第409條或者第382條第2款,很多數據庫會將該條款與適用該條款的案例相關聯,只要點擊鏈接,基本上可以查到適用該條的案例,再通過瀏覽或者進一步限縮關鍵詞就可以研究相關條款的適用情形和處理結果。

            二是由關鍵詞到案例。實踐中,更常見的是從關鍵詞到案例的檢索。此類檢索的要點在于快速、準確地確定待決案件與檢索目標案例之間的連接點,即“關鍵詞”。案例檢索的關鍵詞,大致可以劃分為“規范性關鍵詞”和“非規范性關鍵詞”,前者是法律規范中界定、表述的概念、術語、事實等,如案由(罪名),自首、立功等量刑概念以及國家工作人員、非法占有、共同犯罪、追逐競駛等犯罪構成要件事實,后者是法律規范之外的自然事實或者通俗用語中的一些概念、表述,比如領導干部、App、情婦、泡打粉等等。對“規范性關鍵詞”的掌握是法律人的基礎能力,簡單說就是對法律規范即法律推理中的“大前提”的解構、掌握、識別能力。專業者遇到一個待決案件,會憑借法律知識儲備和司法經驗判斷出大概要適用哪些規范、法律,也能迅速地將自然事實轉化為法律事實和規范性關鍵詞。如將賄賂案件中出現的非規范性概念“情婦”轉化為規范中的“特定關系人”等等。而對非規范性關鍵詞的選取更多地考驗的是辦案人員能否敏銳地抓住待決案件重要且具有特征性的自然事實。

            關鍵詞到案例檢索的基本步驟為:

            1.整理法律事實,析出爭點問題。首先應整理出與法律要件相對應的爭點事實及爭點規范,并有層次地整理出核心事實、重要事實和其他事實情節。憑借司法經驗,對爭議問題得出初步結論(一種或者幾種結論),進而明確檢索案例的方向。梳理出法律事實和爭點問題,基本上就可以明確跟法律爭點相關的用于檢索的關鍵詞,包括規范性和非規范性的關鍵詞。

            2.利用關鍵詞識別、鎖定目標案例。比如,要查找由行賄人代持贈送給受賄人的股權的行為是否構成受賄既遂的案例。通過依次或者同時輸入(依次還是同時輸入取決于數據庫的設置特點)“受賄+干股+既遂/未遂”的形式就能鎖定。這里受賄、干股、既未遂都是規范性關鍵詞。在有的案件中則需要通過“規范性關鍵詞+非規范性關鍵詞或者特征性爭點事實”組合的方式鎖定案例。比如,要查找涉及通過App收集、出售公民個人信息案件如何認定犯罪的案例,那么關鍵詞組合就是“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App”,這里的App是一個非規范性關鍵詞,但卻是與待決案件密切相關的特征性關鍵詞。要按照需要選擇關鍵詞以及關鍵詞組合。

            3.快速瀏覽檢索案例內容或者設置其他條件,進一步排除不相關案例。判決書中檢察機關指控、辯方答辯意見、法院查明、法院認為、法院裁決部分往往是最需要關注的內容,而那些繁雜證據的羅列則可以在這個階段排除跳過。此外,還可以根據案例的時間、層級、地域等因素進一步排除不需要的案例。

            類案“運用”基本規則和方法

            在最大程度鎖定跟待決案件相關的案例后,最重要的是如何判斷檢索到的案例是否有參考價值,是否能夠作為待決案件的參考以及如何參考。這種研究分析案例的過程就要運用前面提到的演繹推理和類比推理的綜合思維,重要的是從以下方面檢驗:

            系爭案件爭議焦點和關鍵事實與檢索案例是否同一。相似性是在系爭案件中參照相關案例的前提,判斷相似的基本比較點是案件的爭議問題。對檢索到的案例要再次檢驗其與待決案件的爭議焦點是否同一。

            總結提煉類案的裁判規則。對鎖定的案例,要通過分析指控和法院查明的事實、法院的裁判說理、條文引用等總結提煉出類案的裁判規則。在這個階段,通常需要在檢索報告中對檢索案件的法律事實、裁判要旨、結果做一個最大程度的簡化表述,得出相應的結論歸納,并以更加可視、可讀的方式展現,以便于下一步比對和應用。

            判斷類案與待決案件的異同,決定待決案件是否參照類案處理。案件之間存在差異在所難免,在決定某個案例是否有參考性時,要對事實的相似性做進一步辨別。如果兩個案件之間存在不同,要對不同的事實進行判定,確定其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到檢索到的案例規則在待決案件中的適用,如果這種不同影響到了對案件性質、重要情節等問題的認定,則后案就不能按照前案裁判規則處理;反之,則可以參照。比如,待決案件和檢索的案件都是故意殺人案件,兩個案件在犯罪手段、后果、影響上基本相同,但是兩個案件的不同點在于起因,后者因屬于親屬間家庭糾紛引起的殺人,前者則發生在陌生人之間。這一差異對于量刑結果來說是否屬于重大不同呢?如果認為屬于重大不同,則兩案量刑結果則可以存在差異,否則就應該得出一致的量刑。當然,并不是說有不同,就沒有參考價值,不同案例可能具備反向或輔助參考價值,重要的是在對同與不同的分析中,進一步明確類案的裁判規則,進而幫助更好地理解成文法規則,最終確定待決案件的事實認定、證據采信、法律適用等焦點問題。

            類案檢索看似簡單,卻是對辦案人員法律功底、知識儲備、檢索工具使用和解構能力的全面綜合檢驗,需要常態化培訓、經常性使用相結合,方能做到得心應手,方能助力辦案。

           。ㄗ髡邌挝唬鹤罡呷嗣駲z察院、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


          關閉窗口

          網站首頁加為收藏設為首頁聯系我們


          聯系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長江路85號 郵政編碼:150090
          黑公網安備23010302000488 黑ICP備05000574號 技術支持:龍檢新媒體工作室

          成?人a?v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