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vrrj"></address>
    <address id="xvrrj"><listing id="xvrrj"><meter id="xvrrj"></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xvrrj"></em>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form id="xvrrj"></form>

          <sub id="xvrrj"></sub>


          【以案釋法】欲借“倆卡”換零花 得不償“失”被判罰

           



            想通過出借自己的手機卡、銀行卡換零用錢,卻不想違反法律受到刑罰。6月25日,經黑龍江省通河縣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姚某、韓某、高某一年至一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各處不等罰金。
            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期間,高某在菲律賓網絡博彩公司充當客服時,公司主管讓其辦理銀行卡用于支付資金、轉賬使用。高某明知辦理銀行卡用于網絡賭博,卻仍為了業績找到了身在國內的同鄉好友韓某,讓其幫辦銀行卡、手機卡供自己公司使用,并承諾給予好處費。
            韓某的舅舅姚某經常與其抱怨自己缺錢花。于是,韓某便把這個“來錢道兒”告訴了姚某。經二人合計,商定馬上辦理手機卡、銀行卡供高某使用,以此換點生活費。
            姚某已過花甲之年,在業務辦理過程中說不清辦U盾的用途。銀行工作人員幾番提醒姚某可能存在風險,并婉拒了姚某的業務申請。但姚某仍執迷不悟,并輾轉通河縣、方正縣兩地多家銀行,終于成功辦理了銀行卡和U盾設備。韓某與姚某把共同辦理的二張電話卡、四套銀行卡及U盾等設備按照高某提供的地址郵寄給了在菲律賓博彩公司工作的高某。
            2020年4月,河南省南陽市公安局查辦了菲律賓馬尼拉市內的賭博平臺,并抓獲嫌疑人300余人,其中,在梳理資金時發現并凍結韓某和姚某的四個賬戶。此時,韓某的銀行流水已近800萬元,姚某的銀行流水已高達3600多萬元。
            案發后,3名嫌疑人均認罪認罰,尤其是姚某懊悔不已,非法獲利的2000元也上繳了國庫。
          【檢察官說法】只是賣了幾張銀行卡而已,咋就成了犯罪了?
            近年來,電信網絡詐騙案件日益增多,已經嚴重危及百姓的財產安全,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作為電信網絡詐騙的幫助犯罪還不為大家所熟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九)》增設的罪名,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規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儲存、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一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2019年10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進行更加具體的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 提供下列服務的單位和個人,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網絡服務提供者”:
            (一) 網絡接入、域名注冊解析等信息網絡接入、計算、存儲、傳輸服務;
            (二)信息發布、搜索引擎、即時通訊、網絡支付、網絡預約、網絡購物、網絡游戲、網絡直播、網站建設、安全防護、廣告推廣、應用商店等信息網絡應用服務;
            (三)利用信息網絡提供的電子政務、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
            所以,出借自己的支付寶賬號、銀行卡、手機卡的行為都有可能構成犯罪,你們get到了么?


          關閉窗口

          網站首頁加為收藏設為首頁聯系我們


          聯系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長江路85號 郵政編碼:150090
          黑公網安備23010302000488 黑ICP備05000574號 技術支持:龍檢新媒體工作室

          成?人a?v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