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vrrj"></address>
    <address id="xvrrj"><listing id="xvrrj"><meter id="xvrrj"></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xvrrj"></em>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form id="xvrrj"></form>

          <sub id="xvrrj"></sub>


          【檢察日報】他在招生中打起了歪主意……

           



          講述:秦偉艷 整理:韓兵 張雯雯

           

            “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回顧前面三十余年,我一直專注于學問,是很多學校的博士生導師,曾被評為勞模、國家二級教授,專著被黨校使用,F在,因為我的犯罪行為,我研究的學科被摘牌,研究無法再繼續,還導致10多名學生沒辦法正常畢業,我對不起他們。我給國家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我辜負了黨的培養,給學校抹了黑,我真是個罪人!”高某身著囚服,在庭審最后聲淚俱下地懺悔。

            高某系黑龍江省某重點大學原黨委書記,馬克思主義理論與思想政治教育專業教授、博士研究生導師、學科帶頭人,負責學校黨委全面工作,主管干部工作。1969年,17歲的他步入工作崗位,在一家軸承廠當工人,后又考入工學院深造了幾年。1986年,畢業后留在黑龍江省某重點大學任教,后擔任校團委書記。他工作表現突出,科研成果顯著,事業蒸蒸日上,一路攀升。2006年3月,順利晉升為校黨委書記,從一名普通教師到廳級干部,他僅用了二十年。

            這樣一個專門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思想政治教育的優秀教師,卻在權力和金錢面前亂了陣腳。當上黨委書記后,他的心境大不如前,他自認為所有理想抱負都已實現,心中充斥著成就感,然而漸漸被這種成就感沖昏了頭腦。隨著各類應酬的增多,高某的社交范圍漸漸擴大,許多人開始暗中找他“辦事兒”。高某最初是拒絕的,但金錢的誘惑漸漸使他放松了警惕,忘記了黨性原則,對金錢的欲望如同決堤洪水,愈來愈猛。

            他認為學校每年招生8000多名,自己招幾個學生也沒什么大不了,并沒有破壞招生秩序。所以他便打起了歪主意,暗中利用高校招生的三表招生政策,先后為十幾名學生申報了三表,讓學生順利上了學,拿到了好處費。初嘗到甜頭之后,高某開始越發貪婪,又擅自為10名學生調了專業,也都收了錢。他在招生及專業調劑方面,共非法收受賄賂人民幣95萬余元。

            高某依舊不滿足現狀,利用手中的干部任免權力,先后為下屬升職提供幫助6次,在辦公室和家中收受錢財共計人民幣19萬余元。有些想和他“搞好關系”的下屬,先后9次向高某行賄,高某每次都悉數收下,共收受人民幣14萬元。他絲毫不知罪惡,甚至還為自己的行為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認為這都是“感情聯絡需要”。

            高某利用職務便利貪贓枉法的罪行很快就敗露了。高某案件涉及人員較多,證據也比較復雜,在審查起訴階段,我們作了較為充分的準備。最終,法院全部采納了檢察機關的公訴意見,經審理,高某觸犯我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之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

            就這樣,原本前程似錦、未來無限的高某,因為一時沒有抵制住金錢和權力的誘惑,思想逐漸墮落,把黨和人民交給他的權力變成了自己撈錢的工具,親手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更是辜負了黨組織的期望。

           。ㄖv述人系黑龍江省亞布力檢察院員額檢察官)


          關閉窗口

          網站首頁加為收藏設為首頁聯系我們


          聯系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長江路85號 郵政編碼:150090
          黑公網安備23010302000488 黑ICP備05000574號 技術支持:龍檢新媒體工作室

          成?人a?v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