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vrrj"></address>
    <address id="xvrrj"><listing id="xvrrj"><meter id="xvrrj"></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xvrrj"></em>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span id="xvrrj"><th id="xvrrj"><progress id="xvrrj"></progress></th></span>

          <form id="xvrrj"></form>

          <sub id="xvrrj"></sub>


          【今日薦讀】閱卷是對下指導的基本功

           



            

            苗生明: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廳廳長,法學博士。曾任煙臺大學講師、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公訴處處長、副檢察長、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檢察長。入選第一批全國檢察業務專家、全國檢察理論研究人才、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北京市級人選,2017年入選第三批“北京學者”、北京“高創計劃”杰出人才。

            □上級檢察院通過查閱轄區檢察院所辦案件的卷宗,能夠發現在證據采信、事實認定、案件定性、刑罰裁量、程序適用、法律文書規范性等方面的差異,規范檢察裁量權的行使、統一司法標準,防止出現司法辦案的偏差。

            □上級院的權威性不僅來自于層級高低,更來自于對案件事實、證據的精準把握。只有在充分閱卷的基礎上,才能將“碎片化”的證據串聯起來,對案件起因、發生、發展、作案過程、危害后果、發破案情況、贓款贓物處置等事項了然于胸,提出的意見才能得到下級院的尊重與認同。

            □上級檢察院在對下指導案件過程中進行閱卷,既是自身落實司法責任制、實現辦案“親歷性”的要求,也是考察下級檢察機關各層級主體,包括檢察長、分管副檢察長、主任檢察官、檢察官是否落實司法責任制的重要途徑。

            閱卷是檢察機關辦案的基礎環節,是辦好案件的根本前提。這里的“辦好案件”既包括一線檢察官閱卷辦案,也包括本單位部門負責人、院領導審核把關,還包括上級檢察院閱卷指導辦案。長期以來,上級院通過閱卷對下指導辦理一些重大案件、疑難復雜案件等,取得很好成效,積累了不少經驗。但是總體而言,多數案件的指導呈現出較強的行政化特征,主要是通過審查下級檢察院報送的書面材料或聽取口頭匯報進行指導,影響了指導案件的質量與效果,甚至因為只是“聽聽匯報”簡單認同下級院意見,而沒有通過閱卷注意到影響案件走向的諸多“關鍵細節”,導致發生案件處理上的重大差誤。久而久之,也就必然影響到上級院指導工作的權威性。近年來,最高檢大力倡導案件的審核把關者、指導督辦者要閱卷審查,以增強把握案件的親歷性、精準性,抓住了案件指導工作中的短板弱項,有必要著力加以研究,進一步加強閱卷指導能力和水平。

            對下指導為什么要閱卷

            閱卷指導不僅有助于上級院準確認定案件事實,正確適用法律,而且有助于發現訴訟違法情形以及下級院自身存在的辦案瑕疵。閱卷指導至少有以下三個方面的重要意義:

            一是有助于發揮“檢察一體”的制度優勢。我國檢察機關實行“檢察一體”原則,最高人民檢察院領導地方各級人民檢察院和專門人民檢察院的工作,上級人民檢察院領導下級人民檢察院的工作,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檢察制度的重要特征,也是檢察機關依法獨立行使檢察權的體制保障。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迅速發展,刑事犯罪的結構和態勢隨之發生重大變化,殺人、搶劫等傳統的自然犯呈現下降趨勢,新型危害經濟社會管理秩序的法定犯大幅上升,有的案件涉及法律適用的一致性,有的案件涉及民事糾紛與刑事犯罪的邊界劃分,迫切需要上級檢察院加強指導,形成法律監督的整體合力。實踐中,不同地域的檢察人員基于能力、經驗等個體因素差異,可能出現辦案尺度不一致的現象,上級檢察院通過查閱轄區檢察院所辦案件的卷宗,能夠發現在證據采信、事實認定、案件定性、刑罰裁量、程序適用、法律文書規范性等方面的差異,規范檢察裁量權的行使、統一司法標準,防止出現司法辦案的偏差。

            二是有助于貫徹證據裁判原則。

            下級檢察院向上級報送的書面材料受到承辦人主觀認知、表達能力的左右,以及篇幅所限,會對犯罪嫌疑人訊問筆錄、證人、被害人詢問筆錄進行合并、甄別和取舍,是一種對卷宗進行提煉加工后形成的證據集合體,并不必然以證據的原始狀態出現。過程中,證據蘊含的信息經過裁剪和加工,既可能因客觀因素發生“證據遺漏”,也可能因主觀因素出現“證據改變”,從而影響心證判斷的準確性。上級院的權威性不僅來自于層級高低,更來自于對案件事實、證據的精準把握,如果在沒有閱卷的情況下提出指導意見,特別是在改變下級檢察機關決定的情況下,很難得到下級檢察院的信服。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沒有親自閱卷,上級院很難發現案件中存在的問題,難以糾正下級院的錯誤意見,最終只能“囿于”下級院的報告、匯報提出缺乏扎實根基的指導意見。只有在充分閱卷的基礎上,才能將“碎片化”的證據串聯起來,對案件起因、發生、發展、作案過程、危害后果、發破案情況、贓款贓物處置等事項了然于胸,提出的意見才能得到下級院的尊重與認同。

            三是有助于落實司法責任制。司法責任制的本質就是尊重司法親歷性規律。2015年《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完善人民檢察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第17條規定,檢察官應當親自承擔組織收集、調取、審核證據等辦案事項。檢察機關的工作主要圍繞司法活動展開,而司法的核心問題是通過證據回溯性地證明已經發生的案件事實,最終結論要通過裁斷的方式加以實現,這要求上級檢察院的有關人員應當親身經歷、親力親為,如果身在卷外、心在卷外,或是不閱卷而發表意見,或是閱卷而不能發表意見,都不符合司法親歷性的要求。上級檢察院在對下指導案件過程中進行閱卷,既是自身落實司法責任制、實現辦案“親歷性”的要求,也是考察下級檢察機關各層級主體,包括檢察長、分管副檢察長、主任檢察官、檢察官是否落實司法責任制的重要途徑,有利于厘清案件辦理過程中的責任,做到“誰辦案誰負責、誰決定誰負責”。而且有一點應當明確,上級檢察院無論是否閱卷,都要對對案件提出的指導意見、決定意見負責,不因下級院的事實認定錯誤而阻卻自身的指導責任。

            哪些指導必須閱卷

            根據指導主體、啟動程序、指導效果等方面的不同,可以將上級檢察院的閱卷指導分為以下類型:

            一是督辦指導類。上級檢察院對于在全國或者當地有重大影響的案件,可以提出辦案要求,督導辦理。在辦案力量部署上,通常采取上級檢察院組成指導組和下級檢察院組成辦案組的“雙組”運作形式,形成團隊作戰、集中運作的辦案力量。一些重大案件中,往往疑難復雜、影響廣泛,辦案難度大、要求高,如果上級檢察院指派檢察人員介入閱卷,能夠更好地保障法律監督的有效性。例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社會影響大、群眾高度關注、媒體廣泛聚焦的重大案件實行掛牌督辦,采用抽調檢察業務專家等方式,先后派員指導了云南孫小果涉黑及審判監督程序再審案、青海律師林小青涉黑不起訴案等一批典型案件,對案件事實認定、法律適用、政策把握、出庭準備等均提出了極具指導性的意見建議,確保案件辦理獲得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會效果。

            二是個案請示類。司法實踐中,重大、復雜、疑難和新類型案件的處理是下級檢察機關所面臨的最為棘手的問題,也是最容易出現司法偏差的領域。2015年《人民檢察院案件請示辦理工作規定(試行)》第2條規定,下級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具體案件時,對涉及法律適用、辦案程序、司法政策等方面確屬重大疑難復雜的問題,經本級人民檢察院研究難以決定的,應當向上級人民檢察院請示。上級院受理請示案件后,應當指定專人辦理答復工作,承辦人應當全面審查請示內容和案卷材料,研究提出處理意見。對上級人民檢察院的答復意見,下級院應當執行。

            三是案例編發類。為了確保法律統一正確實施,最高人民檢察院通過選編各地檢察機關辦理的在事實認定、證據采信、法律適用、政策掌握、辦案方法等方面具有普遍指導意義的案例,為全國檢察機關處理同類案件提供指導和參考。目前,最高人民檢察院已經編發了二十四批指導性案例和大量典型案例,涵蓋了刑事檢察、民事檢察、行政檢察和公益訴訟檢察四大領域。由于此類案例特別是指導性案例需要在省級人民檢察院推薦的大量案件中進行篩選,并確定問題焦點、明確指導意義,需要對案卷認真審查,避免出現疏漏,以此確保案例編發的權威性。

            四是質量評查類。上級檢察院對于下級檢察院已經辦結的案件,可以依照法律和有關規定,對辦理質量進行檢查、評定。根據2017年《人民檢察院案件質量評查工作規定(試行)》第12條至第14條規定,上級檢察院對于下級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副檢察長、檢察委員會專職委員辦理的案件,可以進行常規抽查。對于下級檢察院辦理的“批準或者決定逮捕后作不起訴處理”等特定案件,應當進行重點評查。對于下級人民檢察院辦理的特定類型案件或者案件的特定環節、特定問題,應當進行專項評查。案件質量評查中的閱卷,除了審查證據采信、事實認定、法律適用、辦案程序等方面之外,還要從文書制作和使用、釋法說理、辦案效果、落實司法責任制等方面進行檢查、評定,最終形成相應的評查意見。

            如何開展閱卷指導

            上級檢察院的閱卷指導與下級檢察院的閱卷辦案既有共性內容,也存在自身的特殊性,探索科學高效、易于操作的閱卷方法,對于提高案件指導的質效具有重要作用。主要包括以下方法:

            一是對照閱卷法。卷宗不僅包括犯罪嫌疑人供述、證人證言、物證、書證、視聽資料、電子數據等證據材料,還包括提請批準逮捕書、起訴意見書、起訴書、判決書等法律文書,以及退回補充偵查提綱、補充偵查報告、“三綱一詞”、庭審筆錄等工作文書。在涉眾型經濟犯罪案件、多人多起共同犯罪等案件中,證據材料的數量眾多、內容繁雜,要善于從法律文書和工作文書中捕捉關鍵信息,進而與證據材料相互對照,迅速熟悉案情和爭議問題,大幅度提高閱卷的效率。例如,從起訴意見書、起訴書、判決書中,可以了解犯罪時間、地點、人物、手段、結果等“七何”要素;從捕后偵查意見、退回補充偵查提綱、補充偵查報告中,可以發現案件證據存在的主要問題,了解偵查人員和下級檢察院辦案人員對案情的熟悉程度;從檢察官聯席會討論記錄、檢委會討論記錄等材料中,可以看出下級檢察院對案件事實和法律適用的認識分歧。

            二是問題閱卷法。上級檢察院指導案件一般均事出有因,或是依下級檢察院請示啟動,或是上級檢察院主動啟動,一般會有相關的材料或情況反映。閱卷過程中要堅持問題導向,首先根據現有情況進行初步研判,列明需要解決的重點、難點問題,然后有針對性地查閱相關材料,有選擇地詳加判讀,做到有的放矢、事半功倍。如掛牌督辦的重大案件,關鍵問題在于據以定案的證據是否具備證據能力和證明力,是否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對所認定犯罪事實是否達到“排除合理懷疑”的證明標準;涉及法律適用的請示案件,關鍵問題在于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一罪與數罪的區分;涉及錯案責任認定的案件,關鍵問題在于承辦檢察官履職過程中是否存在故意或重大過失。

            三是延伸閱卷法。閱卷不是一個被動接受案件信息的過程,而是一個發揮主觀能動性、積極主動認識事物的過程。閱卷過程中可能產生很多疑問,有的疑問在閱卷開始時提出,后來即可得到解決;有的疑問僅憑閱卷無法回答,這就需要加強與下級檢察院辦案人員的溝通交流,借鑒吸收前期辦案成果。有的案件中,下級檢察院辦案人員已經對個別證據進行了親歷性復核,掌握了有助于形成內心確信的獨特信息,但相關過程并未記載于卷宗之中。有的案件系共同犯罪或關聯犯罪,同案犯、對合犯的卷宗中存在其他證據,但相關材料未裝訂于該案卷宗之中。在此情況下,可以采取邊閱邊問的方法,充分掌握卷宗所不能反映的信息,作出最為符合事實真相的判斷。

            在新的歷史發展時期,上級檢察院應當增強案件指導過程中的司法親歷性,不斷提升檢察官的閱卷指導能力,確保案件辦理的質量和效果,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關閉窗口

          網站首頁加為收藏設為首頁聯系我們


          聯系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長江路85號 郵政編碼:150090
          黑公網安備23010302000488 黑ICP備05000574號 技術支持:龍檢新媒體工作室

          成?人a?v在线播放免费